盛开的盐花

发布时间:2024-07-25 04:51:59 来源: sp20240725

  “好漂亮啊!”我第一次看见玉雕般晶莹剔透的盐花,是在青藏铁路的格尔木工务段察尔汗线路车间。一排再普通不过的平房里,形态各异的盐花,如雪莲、如牡丹、如珊瑚、如蘑菇……成了独特的盆景。天然的艺术造型,惟妙惟肖,可谓鬼斧神工,令人赞叹。

  这些神奇的盐花生长于察尔汗盐湖,是盐在结晶后凝成的美丽形态。我信步湖上,见脚下就盛开着大片的盐花。这些固化的雪浪花,在阳光的照耀下,幻化着赤橙黄绿青蓝紫,呈现出霓虹般的绚丽色彩。我环顾四周,举目遥望,只见湖天一色,不禁惊叹于这面“天空之镜”上倒映着如此浩瀚的美景。车间马主任告诉我,这里以“万丈盐桥”之名著称。盐湖上厚十五至十八米的盐盖构成了天然盐桥,全长超过三十公里。而这段青藏铁路,就铺设在盐湖之上。那一刻,我受到了强烈震撼。我不曾想到,在列车飞奔的滚滚车轮之下,是不惧艰难的建设者深入盐湖,奋力打下五万七千根支撑的挤密沙桩……

  察尔汗线路车间有九十一名职工,管辖着青藏铁路一百一十八公里线路。“万丈盐桥”就包括在其中,由车间下属的达布逊线路工区负责日常检修养护。工区在十三公里外,那里处于察尔汗盐湖腹地,是自然环境更严酷的地段。乘汽车一路颠簸到达工区,放眼皆是空旷,白茫茫的盐湖上不生长任何植物。这里被称作“生命禁区”。当年铁道兵留下的家当有三排平房、一个菜窖和一个水窖,工友们重新整修一番继续使用。地下都是盐卤水,不能做日常用水。粮、菜、水等生活必需品,都要由格尔木运送过来。一周送一次,蔬菜码放在菜窖里,淡水储存在水窖中。在这里能吃上新鲜菜,洗上个热水澡,就像是过年。

  工区任工长说,生活上的艰苦都不算艰苦,工作的艰难才是艰难。达布逊线路工区守护的这段铁路,冬天是冻土地带,夏天会翻浆冒泥,春秋有沙尘暴。而最不好对付的,还是盐湖。“万丈盐桥”上有二十公里铁路,路基上大大小小的溶洞不计其数。盐碱凌厉的侵蚀力无孔不入,不时改变着线路及设备的几何尺寸。工人们说最怕下暴雨,肆虐的雨水容易形成大的溶洞,会使盐桥融化塌陷,严重威胁铁路运行安全。

  在盐湖上检修维护铁路,都是些硬碰硬、实打实的活儿。比如养护铁路抡大镐捣固,一个枕木头上要砸十八下镐,接头处砸二十二下镐,男女职工每天分别要完成一百一十个和八十个枕木的工作量,干起来繁重而枯燥,手掌上先起血泡后生茧。暴雨过后盐湖水泛滥,平时坚硬的盐壳子就像沼泽一样,一脚踩下去能陷到膝盖。这个时候,要抢修铁路,把十六组道岔挪个位置再架好,谈何容易。那既是粗活儿也是细活儿,既是力气活儿也是技术活儿。要跳进盐湖里测量、定位、定桩,必须穿越三股道;还要打围堰,抽盐卤水,需用大量的片石填垫地基;要一鼓作气,二十四小时不停工,争取抢修时间;要等太阳照射三天,把盐湖水晒硬了,硬成了盐壳子,再铺上鹅卵石、沙子、黏土碾压加固,然后平铺上水泥、道砟……反复多层工序之后,再铺设钢轨。这样一通干下来,一周的时间,一人能穿坏三双胶靴,手上全是血口子……但这些大伙儿都习以为常。他们说最爱听的歌就是《天路》,每当歌声与这壮美的青藏铁路联系在一起,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苦呀累呀都不在话下。

  我想,这青藏铁路一路延伸出的是伴随海拔不断升高的精神高地啊。在海拔两千六百七十米的察尔汗盐湖,就有这样一段不同凡响的铁路,有这样一群平凡而高尚的人。他们就像赴汤蹈火的勇士,奋不顾身,敢于担当,令人敬佩。他们置身于盐湖上,不觉苦涩,任劳任怨,乐观向上,令人感慨。他们还喜欢读书看报、钻研业务,爱好书法、绘画、音乐、刺绣、篮球……工作生活充实。大家欣喜地对我说,随着铁路建设快速发展,现在技术更新,设备也更新,工作效率提高了,劳动强度降低了,企业文化丰富了,生活条件也好多了。譬如新线路升级,以桥代路,不用担心风沙掩路要去清沙了。譬如有了捣固机,不用抡大镐了。譬如工区盖了三层小楼,虽然受客观环境所限,没有下水道,怕冲出溶洞引起塌陷,但居住条件毕竟是改善了。这些年,他们团队还增添了新活力,陆续招来了大学毕业生。他们还从格尔木运来了土,建起了蔬菜大棚,吃上了自己种的新鲜菜,还饲养了鸡、鹅等家禽……他们以路为家,坚守在这个鸟儿都无枝可栖的地方,安居乐业,焕发出勃勃生机。

  又到隆冬时节,察尔汗盐湖上一片银白。穷极视野,除了盐碱还是盐碱。人的嗅觉器官是咸涩的,腾起的雾是咸涩的,连过路的风都是咸涩的。年复一年,飘雪凝霜,养护铁路的工人,眉毛、胡须上都挂着盐粒的微雕,如果放大若干倍,就是肉眼可见的盐花。察尔汗盐湖上盛开的盐花,仿佛也是拟人化的,犹如这铁路人绽放的青春,纯洁美丽,永不枯萎……

  《 人民日报 》( 2023年12月30日 08 版)

(责编:岳弘彬、牛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