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写亲身经历的“山乡巨变”(坚持“两创”·关注新时代文艺)

发布时间:2024-04-20 15:00:30 来源: sp20240420

  图为贵州省六盘水市九层山。   肖本万摄(影像中国)

  核心阅读    

  农村迎来了波澜壮阔的新山乡巨变。为乡土新貌留下文学见证,成为当代作家的自觉追求

  推动文学融入现代传播格局,是新时代文学的重要课题。一些乡土文学作品在推出的同时,尝试以短视频和纪录片的形式,展现作家在乡村的创作故事,实现优秀作品的多维传播

  新时代乡土文学创作不仅要解决创作技巧、方式方法的问题,更要有深刻的思想文化内涵

 

  中国乡村正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互联网+农业”、生态农业、智慧农业等让农业农村现代化迈出坚实步伐,乡村旅游吸引越来越多年轻人返乡创业,村超、村BA、村晚展现新时代广大农民的生活新滋味和精神新风貌……农村迎来了波澜壮阔的新山乡巨变。书写这场巨变中的新农村、新农民,捕捉巨变背后的实践伟力和奋斗精神,用文学为新时代山乡增添精神力量,是当代中国作家的使命所在。

  记录时代,为乡土新貌留下见证

  “我们期待文学界的名家大家能真正沉入生活深处、扎根新时代的山乡大地、投身山乡巨变的写作,写出有时代温度的精品力作。我们更期待那些民间的、基层的、奋斗在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一线的潜在写作力量,激活文学梦想和文学才华,拿起笔描绘、书写亲身经历的‘山乡巨变’。”

  2022年3月,中国作家协会发布“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征稿启事,面向全国公开征集书写乡村时代变迁的原创长篇小说。计划启动后,得到许多作家和文学写作者的积极支持,仅半年时间就收到各方来稿800余部。这中间,既有专业作家的作品,又有山乡人写的山乡事,还有网络作家的创作。很多在线写作平台也梳理了近两年的征文活动,并从中挑选出优质稿件进行推荐。先后有30余部作品通过评审纳入计划,经过专家审读、改稿会等环节,杨志军《雪山大地》、关仁山《白洋淀上》、欧阳黔森《莫道君行早》、王松《热雪》、周瑄璞《芬芳》、刘庆邦《花灯调》等作品分别与读者见面。

  这些作品较为集中地展现出新时代中国作家对新山乡巨变的主题探索。《雪山大地》透过青藏高原上汉藏两个家庭相濡以沫的故事,表现几代高原建设者接续奋斗的历程和藏族牧民生活的变迁。《花灯调》中不仅有驻村第一书记带领村民创业的故事,更着重呈现了脱贫攻坚战场上党组织发挥的关键作用。《热雪》让读者近距离看到农民通过土地流转、集体协作等方式,实现粮食和特色农产品的规模化生产、市场化经营……

  为乡土新貌留下文学见证,成为当代作家的自觉追求。这既包括提升现实穿透力和对复杂时代经验的处理能力,写出新的鲜活的乡村故事;也包括以人物为中心,聚焦新时代、新事物、新作为、新情感,把人物命运和时代主题相结合;还包括在文学形式和审美风格上的主动探索,从百年中国乡土文学叙事传统和审美形式中汲取经验,推陈出新,努力创作时代特色与文化深度兼备的作品。

  加强组织,大力扶持精品创作

  “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启动伊始,就设定了“质量提升”环节,对纳入计划的重点推进作品,至少要召开一次专家改稿会,针对作品修改进行专门指导。一场场改稿会上,评论家、资深文学编辑、出版人展开文本细读,对不足之处直言不讳:叙述节奏整体上前缓后紧,个别人物塑造有“高开低走”的倾向;局限于现实的生活,缺少文学世界的“诗与远方”;有细节但不能沉溺于细节,人物、情节和叙述要“瘦身”……通过这些意见,可以看到书写新山乡巨变的难度所在,也能看到人们对匹配时代的精品佳作的由衷期待。

  改稿会上,专家提出《雪山大地》一些枝蔓上的人物有些多余,作者杨志军充分采纳,压缩作品篇幅,使主要人物和故事情节更为集中。《白洋淀上》的主人公放弃打鱼去一家企业打工,作品对他在企业的经历写得较为简略。出版社编辑认为,把这个经历写充实,更有利于表现人物新面貌。没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作者关仁山,一头扎进工厂体验生活,补写了30万字。作家不仅重视专家学者的修改意见,而且深入基层一线,充分汲取基层群众的实践智慧。作家欧阳黔森、周瑄璞就曾多次赴作品取材地与当地百姓座谈,完善素材、倾听意见,数易其稿。

  推动文学融入现代传播格局,是新时代文学的重要课题。历史地看,农村题材影视作品具有广泛的群众接受基础,从文艺现实来看,网络纪录片、短视频、直播等媒介形式不约而同地聚焦当代乡村,村人村事、美丽乡村、乡村文旅等成为内容创作的热门主题。有鉴于此,“新时代山乡巨变创作计划”积极推动文学向影视、戏剧、网络视听等文艺形态和传播介质的IP转化,加强文学与新媒体、新业态、新技术的交融交汇。一些乡土文学作品在推出的同时,尝试以短视频和纪录片的形式,展现作家在乡村的创作故事,实现优秀作品的多维传播。

  用情用功,提升文学的影响力感染力

  “我想,我是从刚记事的时候,就在为这部书做准备。当然,当初的准备不是文字、语言、艺术和技巧上的准备,而是饥饿的准备,生活的准备,人生的准备,生命的准备。我准备了大半辈子,酝酿了几十年,终于把这本书写了出来。”刘庆邦在《花灯调》的后记中动情地写道。作为一个经历过贫困年代的作家,刘庆邦视书写脱贫攻坚为一种责任,但直到他在采访中结识“全国脱贫攻坚贡献奖”获得者谢佳清,直到他跟随谢佳清到贵州山村定点生活、一起行走一起交流,有了大量的生活体验,深入了解了脱贫攻坚的过程,刘庆邦才开始动笔。

  生活永远是文学的源泉。新时代山乡巨变书写需要作家增强生活实践的主动性,向老一辈作家学习,深入生活,做人民的学生。从作家周立波在湖南益阳清溪村的创作故事中可以领悟到,对政策、历史、现实的深入认识,对山乡巨变的亲身调研,对农村农民的真挚情感,这些对《山乡巨变》的成功创作来说缺一不可,对今天的乡土文学创作者来说亦需要全面加强。

  新时代乡土文学创作不仅要解决创作技巧、方式方法的问题,更要有深刻的思想文化内涵。在现实经验之外,还需要广阔视野和丰厚知识储备。乡土文学经典作品往往都具备广阔视野,立足中国乡土的历史与现实,讲出了具有独特价值内涵、人文理念和美学风格的中国故事。

  充分认识新时代山乡巨变的重要意义和深刻影响,从新时代新经典的历史使命和精神高度来思考和书写,在思想深度、文化深度、人物深度和语言深度上不断下功夫、做文章,才能用优秀乡土文学作品展现新时代的精神气象。

  (作者为暨南大学文学院教授)  

 

  版式设计:沈亦伶

  《 人民日报 》( 2024年03月19日 20 版)

(责编:卫嘉、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