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学生维权引地铁新规出台 10分钟内可免费进出同一站

发布时间:2024-02-23 22:49:56 来源: sp20240223

  一名大学女生在上海徐家汇地铁站同站进出却被扣费3元钱。这名学生与其他学生共同组成学生团队将地铁公司起诉至法院。最终,上海地铁方面推出了短时间内可免费同站进出的新规定。昨日,起诉地铁公司的女生罗雨洁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起诉时她不确定未来是不是真的能够改变现状,但她认为这是自己需要去尝试的事情。

  上海市司法局近日介绍,由上海市司法局指导,华东政法大学、上海市律师协会主办的第九届“小城杯”公益之星创意诉讼大赛决赛于近期落幕,由华东政法大学和复旦大学学生组成的“撬起地铁”队带来的“上海地铁短时间内‘同站进出’收费纠纷案”获得了大赛的一等奖。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此前介绍,上海地铁发布了新规定,乘客临时有需求在短时间进出同一站点的情况,10分钟内可至车站服务中心进行人工处理。这一制度的推行大大方便了因一些特殊情况短时进出地铁站且实际并未搭乘地铁的乘客。这一新规的推出和上海铁路运输法院受理的一起票务纠纷案有关。

  据悉,2022年12月,在乘坐完地铁扫码走出闸机后,罗雨洁发现该地铁口距离自己的目的地较远,便重新扫码进入地铁,在站内穿行前往距离目的地较近的出口“借道通行”。尽管并未乘车,但罗雨洁发现自己的账户被自动扣除了3元乘车费。

  罗雨洁认为,这样的收费标准损害了自身权益,将上海申通地铁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地铁公司”)诉至上铁法院,请求法院判决确认地铁公司制定的“上海轨道交通0公里票价为3元”格式条款无效,并判令地铁公司返还车费3元。

  “第一,我没有享受地铁公司提供的客运服务。第二,地铁公司亦未明确规定同站进出的收费规则或进行提示。”罗雨洁对主审法官周琪解释自己的诉求。她还提出,地铁公司“上海轨道交通0公里票价为3元”的默认收费规则并不合理,且没有尽到提示、说明义务,该规则应当属于无效的格式条款。

  经过法官等方面的工作,地铁公司制定了前述新规定,地铁公司代理人还当面向小罗说明了解决案涉票务问题的举措,并表示在之后的工作中,会加强制度的宣传和贯彻执行。同时,周琪也详细地向罗雨洁解释了这个案件所涉及的法律规范和规章制度。罗雨洁在了解到新规定后,撤回了起诉。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罗雨洁是在“小城杯”公益之星创意诉讼大赛决赛夺得一等奖的“撬起地铁”队领队,在华东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读大三。该队的参赛指导律师韩玲玲向北青报记者回忆说,她在今年4月通过赛事组委会安排,认识了罗雨洁,主要负责指导该团队完成一系列的诉讼流程,包括前期诉讼材料的准备,如确定诉讼主体、明确诉讼请求、收集整理证据等,以及开庭前、开庭中与法官、申通地铁方律师沟通,并调整诉讼策略等具体内容,通过诉讼最终达到一个各方满意的效果。

  韩玲玲表示,在她看来,3元车票钱看似不多,但罗雨洁团队“运用所学的专业知识,锲而不舍地捍卫自己的权益,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通过本次的诉讼让地铁公司推出一个新的规则,并且能够落实到位,维护了公民的合法权益,这些学生真的很棒”。

  对话

  3元钱不多 但守护自己的权益要坚持到底

  没想到没坐地铁也会被扣钱

  北青报:你是如何发现地铁同站进出也要扣款的事呢?

  罗雨洁:2022年12月初,我乘坐上海地铁9号线去一家商场,在徐家汇地铁站下车后,由于该站的面积比较大,我走错了出口。

  我询问了地铁站的工作人员,对方说我要再到外面绕行,或者进入地铁站后从另一个出口出站。但对方没跟我说同站进出要扣费的事情。我进站又出站后,没有第一时间收到扣费信息,是在出站一段时间后,收到了一条被自动扣款3元的短信。

  北青报:你怎么想到通过起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的呢?

  罗雨洁:我家乡没有地铁,来上海读书之前没有多少坐地铁的经验。所以在徐家汇这么大的地铁站意外同站进出时,我没想到没坐地铁也会被扣钱。当时我就感觉有些疑惑,正好没几天我就看到了第九届“小城杯”公益之星创意诉讼大赛的消息,我想可以就此事进行维权,看看能不能争取到让地铁公司调整同站进出的规定。

  维权团队都是在读本科生

  北青报:能否介绍一下你的团队成员?

  罗雨洁:我们团队的5名成员都是2021级本科生,4人来自华东政法大学,1人来自复旦大学。我主要负责团队统筹、前期调研、诉讼实务等;李秋实同学负责前期调研、行政申诉、后期调研等;黄征同学主要负责类似案件的检索、起诉书撰写等;秦舒怡同学负责行政申诉、信息公开、后期调研等;来自复旦大学法学院的朱馨仪同学负责前期调研、信息公开、实地考察等。

  北青报:有了想法之后,你都通过哪些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呢?

  罗雨洁:我和队友们通过上海市的市民服务平台和消费者权益保护平台发了信,随后地铁站的工作人员给我们回复了,说会进行调整。今年6月我们在写起诉书的时候,看到有媒体称上海地铁同站进出如何收费,网友说法不一。后来我们多方核实,没找到相关费用调整的明文规定,因此决定继续跟进去起诉。

  首次当原告给学习带来帮助

  北青报:为了起诉,你们都收集了哪些材料?

  罗雨洁:我们曾经向多个部门申请了信息公开,还用了一两天的时间设计了调查问卷,列举了和地铁同站进出有关的多个问题,发给亲戚、朋友等了解情况。大部分问卷来自上海,但也有不少其他城市。我们还特意到徐家汇站、人民广场等大型地铁站进行了调查。不过遗憾的是,有过同站进出经历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调查问卷收集来的情况并不理想。

  北青报:你是如何起诉的?

  罗雨洁:其实提起诉讼时,我们并不确定未来是不是真的能够改变现状,但觉得应该去尝试。我的父母也一直很支持我,鼓励我去勇敢地尝试。3元钱虽然不多,但我觉得我要守护自己的权益,为此要坚持到底,能走到哪一步都算是一种见证。

  今年1月14日,我们队提交了初赛申请,算是正式开始投入到“上海地铁短时间内‘同站进出’收费纠纷案”的准备之中。此后到6月份,我们完成了调查等准备工作,并在6月写好了起诉书。今年7月,法院表示我们的起诉成功立案,随后在法院的安排下,我们和地铁公司进行了多次沟通。

  北青报:这是你第一次亲身去接触法院和起诉吗?和你平时在法学专业的学习有哪些区别?

  罗雨洁:我曾在法院实习过,但这次是第一次作为原告去提起诉讼。我目前还是本科生,平时在学校主要还在学习法学理论的框架,老师们讲授的案例也相对更典型一些。相比之下,这次涉及的案件,一些细节会更加复杂,这次起诉给我的学习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认可新规定后调解成功撤诉

  北青报:最终你们是如何调解成功的?

  罗雨洁:地铁方面和我们多次沟通了彼此的想法和诉求,后来在法院的安排下和我们见了面。他们的代理律师给我们讲解了同站进出的新规定,我们认可了这个新规定,最终调解成功,我们撤回了起诉。

  北青报:调解成功后,你有再去尝试同站进出吗?

  罗雨洁:今年11月中旬,我们特意去地铁试了试,一切非常顺利。出站后我们到了服务台,跟工作人员说了情况,对方让我们在一个本子上做了登记。后来收到的扣款信息显示为0元。

  北青报:你们的这次行动获得了“小城杯”公益之星创意诉讼大赛一等奖,你们对此感受如何?

  罗雨洁:我们觉得非常荣幸,初赛的时候有260多支队伍参加,最终我们能够获得一等奖,之前是完全没有想过的。我很感谢每一名帮助过我们的人,比如负责该案的法官和韩玲玲律师,我们也希望今后地铁公司能够进一步发展同站进出方面的相关技术,不需要再人工登记,只需要依据进出地铁站闸机的时间间隔进行自动识别退费,这样会更加方便。

  本组文/本报记者 屈畅 实习生 苗洢宁

  (北京青年报) 【编辑:付子豪】